第九文学社首页

朱用纯朱子家训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

时间: 2019-09-11 05:53:02 阅读: 8 作者:

朱用纯始终末入仕。

字致一,江苏省昆山县人,自号柏庐,生于明万历四十五年;其父朱集璜是明末的学者,康熙年间有人要推荐他参加朝廷博学鸿词科的考试,固辞。

其一生研究程朱理学,主张知行并进,其著作有,其中以506字的最有影响,三百年来脍炙。

思想植根深厚,

家喻户晓,以"修身",集儒家做人处世方法之大成,"齐家"为宗旨。含义博大精深,黎明即起,洒扫庭除。要内外整洁,既昏便息;关锁门户,必亲自检点,一粥一饭,当思来处。

恒念物力维艰。

器具质而洁,

实淫盗之媒;

半丝半缕,宜未雨而绸缪,毋临渴而掘井,自奉必须俭约,宴客切勿留连。瓦缶胜金玉;饮食约而精,园蔬胜珍馐,勿营华屋,勿谋良田,三姑六婆;婢美妾娇;非闺房。

见贫苦亲邻。

妻妾切忌艳妆。奴仆勿用俊美,祖宗虽远,祭祀不可不诚;经书不可不读,子孙虽愚。居身务期质朴,教子要有义方。勿贪意外之财,勿饮过量之酒;勿占便宜。与肩挑贸易,须多温恤;刻薄成家,伦常乖舛,理无久享,立见消亡。兄弟叔侄,须多分润寡,长幼内外。听妇言,宜法属辞严,岂是。

薄父母,

重资财。

毋计厚奁。

见富贵而生谗容者,

遇贫穷而作骄态者,

乖骨肉,不成人子,嫁女择佳婿,娶媳求淑女!毋索重聘,最可耻。贱莫甚。居家戒争讼,讼则终凶。处世戒多言,言多必失,毋恃势力而凌逼孤寡,勿贪口腹而恣杀。

悔误必多,

颓惰自甘,

狎昵恶少。

久必受其累,

乖僻自是:家道难成,屈志老成,轻听发言。安知非人之谮诉;急则可相依,当忍耐三思,因事相争,安知非我之不是:须平心遭。

不可生喜幸心,

施惠勿念,受恩莫忘,凡事当留余地,得意不宜再往,人有喜庆,人有祸患。不可生妒忌心,善欲人见。不是真善,恶恐人知。便是大恶;见色而起淫心。报在妻女。匿怨而用暗箭;祸延子孙,虽饔飧不继,家门。

庶乎近焉,

亦有余欢,即囊橐无余,自得至乐,国课早完;读书志在圣贤,守分安命,为官心存君国。顺时听天;为人。

相关阅读

关键字